山东魏桥铝业王国的环境挑战

在2016年除旧迎新之际,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士平当选了2015年中国十大经济年度人物。张士平的魏桥创业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世界规模最大的纺织公司和铝业公司,在去年实现了高达457.57亿美元的总收入。魏桥创业所属的铝业公司山东宏桥集团在世界铝业面对利润下滑,大规模减产的背景下,还能实现保持利润并不断进行扩张的行业奇迹。

 

与山东魏桥的商业成绩相对比的是其频发的污染危机,这将成为魏桥帝国产业升级的下一个重大挑战。尤其是在2015巴黎气候大会后,习近平提出了“不要金山银山,只要绿水青山”并大力发展绿色GDP的号召,中国的铝业生产则要在环境保护上更上一层楼。在电解铝生产成本中,电力成本占比较高,电价是铝生产成本的决定性因素之一,而生产中的电力供应由于耗煤量大,是整治铝业生产污染的重要一环。在魏桥的铝业生产中,前几年新闻中曾大幅报道的的自建电网是魏桥铝业竞争力的核心。在我党开始大力抓环境治理,强调发展绿色GDP的背景下,如今自建电网的环保改造将会对魏桥的铝业生产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魏桥自建电网由于环保升级令其电力成本升高,自备电铝企成本优势必将大幅缩水,铝价成本将抬升。因此张士平的魏桥铝业帝国是否能维持市场上的不败地位,还是一个未知数。

 

“魏桥模式”何去何从

 

山东魏桥创业公司旗下的中国宏桥集团在铝业生产上逆流勇进,凭借着其低价脱网发电的“魏桥模式”在铝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维持利润,在世界上保持领先的竞争力,这是张士平魏桥帝国建立的基础。同时“魏桥模式”在当时由于其低成本的优势,吸引了其他铝业生产企业所效仿。 

 

山东魏桥铝业发展过程中,其竞争力的根本是魏桥的自建电网的低成本电力。在新世纪初,魏桥开始脱网自行建立供电系统,从而独立于国家的集中供电,并以低于国家电价近三分之一的优势创立了独一无二的“魏桥模式”。围绕着这一模式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前些年在媒体中引发了非常大的争论。无论如何,张士平的商业智慧和雷厉风行的作风在电力改革上充分体现出来,因此他也常被称为电改第一人,并带领了中国铝企自建电厂的商业模式的发展繁荣。

 

正是由于张士平大胆的电力改革,山东魏桥在近年来在世界铝行业发展中遥遥领先,然而魏桥模式是否可以可持续则需要进一步的研究。魏桥的自建的低价供电在支持其铝业生产高竞争力的同时也为周边居民电力供应提供便利,然而从另一面来看,自发电产生的污染也极为严重,尤其由于其大大高于国家集中供电的煤炭消耗。可以说自供电力从环境保护上的低投入而保证供电的低价,这是典型的粗放型发展模式。

 

在对魏桥模式的调研中,相关人士已指出魏桥的自发电首先违反了电力法的相关规定。更重要的是魏桥的自发电属于小火电机组,发电效率低,煤耗高,同时这些小火电机组没有安装脱硫,脱硝等设施,排放量超标对当地造成严重的污染。在2015年,山东省内已将不少以“魏桥模式”为榜样的企业私建电厂挂牌督办。在十一五期间,我国就已累计关停了7077万千瓦的小火电机组,每年可节省原煤8100万吨 。去年魏桥又关停拆除了一部分小火电机组,很明显,小电厂供电的“魏桥模式”发展之路已经越走越窄。

 

魏桥污染史

 

尽管围绕着“魏桥模式”和电力改革的问题上存在正反两方的争论,但是可以确认的是,魏桥的污染问题为时已久。早在2012年,魏桥创业集团所在地魏桥镇的污染状况就已被媒体报道披露。魏桥镇在魏桥集团的带领下,早已是远近文明的经济强镇,然而当地的污染情况却也是极为恶劣。魏桥的环境污染大户公司常出现“未批先建”等违规情况。同时电解铝生产作为高危行业,生产安全问题频出,例如在2007年8月发生的魏桥创业集团所属铝母线铸造分厂发生铝水外溢意外伤害事故,伤亡惨重 。

 

在更近的两年间,在魏桥创业集团的铝业生产的做出耀眼成绩的同时,其电力供给和电解铝工厂更是在污染违规的问题上频频被查。

 

2014年,根据国家污染减排核查组对山东省今年上半年污染减排工作核查反馈情况和电解铝行业建成违规项目清理备案发现的问题,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电厂、电解铝项目被查出违规建设问题严重。同年,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热电厂超标排污被山东省环保厅罚款15万元。

 

山东魏桥在2015年在人民日报中更是被点名批评,据报道,与滨州环境问题直接相关的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其所属的滨州北海公共供热中心、滨州市供热中心、滨州市公共供热中心等9家单位出现突出的污染物超标排放问题。这些供热中心其实都是魏桥公司自备电厂的附属项目,而且不少自备电厂都是违规项目。

 

魏桥创业集团的下属公司同时也被人民日报报道披露未按要求在2014年底前投运并达到规定的脱硫效率,并且所属企业脱硫脱硝设施建设普遍滞后、超标排放问题突出,被暂停审批新增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的建设项目环评。

 

在官方调查之外,民众对魏桥创业的所属电厂在地方上污染的严重程度也在网络上发出批评之声。山东魏桥创业所属工厂集中的邹平居民就发帖说道,魏桥在解决邹平人民就业上令人敬佩,但是魏桥工厂对当地自然资源的破坏也令人心痛。同时根据资料显示,魏桥创业的铝业生产每年有近1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令人触目惊心。如此尖锐的环境问题的根本原因正是著名的“魏桥模式”。

 

新环境,新挑战

 

如今张士平的魏桥帝国的环境问题在党的领导层提出绿色GDP的发展目标后,将变得更加尖锐。与此同时,中国铝工业进入新常态的发展阶段,中国铝业生产除了实现产业绿色升级别无选择。魏桥铝业还要在国际上延续扩张的野心,然而在全球市场上,污染严重的企业将会遭到更多的国际压力。

 

魏桥已经开始了绿色改革的步伐, 在2015年魏桥就已经开始集中爆破拆除小火电机组。而如今尤其摆在张士平眼前的问题是,在魏桥加快转型为绿色魏桥时,如何能保证发电的低成本和生产的高利润,从而保持魏桥的竞争力。张士平的铝业帝国在新的环境中是否还能保持不败之地,这就需要看他环保治理的决心和商业智慧了。

来源:zhangfeilong1982

评论
热度(4)

© 环保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