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山水水泥乱局为中国水泥行业敲响警钟


 来源:凤凰评论

2016年2月1日,山水水泥宣布接管山东山水总部及另外三家子公司,山水水泥上演了近一年的宫斗大戏终于定下大局。山水水泥争夺战开始于2015年年初,一年间愈演愈烈,直至2015年年底前董事张氏父子扣留公司重要文件,前董事陈学师连同一群黑帮成员强行闯入山水集团总部,破坏办公室内的财务并袭击集团雇员,上演警匪片的戏码。现如今山东山水总部最终被新山水接管,被罢免的张氏父子大势已去。新任山水高管对记者称,新山水已拥有山水集团的所有公章、证照,仅剩的山水公章,新山水可以通过法律程序重新刻制。

 

争夺战落下帷幕,而山水水泥还身处困局。根据2月3日的最新消息,山水集团所发行的应于2月12日到期的8亿元人民币超短期融资券,到期基本无法兑付。这已是山水水泥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第三期未能偿还的债务。如今山水集团还面对数起债务诉讼。

 

天瑞集团:水泥巨擘抢占行业地盘

 

山水争夺战可以从天瑞集团出其不意在二级市场上狂购山水集团股份说起。

 

2015年4月起,天瑞集团及其关联企业通过大宗交易以及在二级市场上疯狂“扫货”山水水泥,至4月16日以28.16%的股份成为了山水的第一大股东。天瑞集团是山水集团在水泥行业的竞争对手,突袭事前并未知会山水集团,由此被称为“敌意收购”。媒体中曾报道其他公司被天瑞集团收购后被“掏空“的事例,这也是山水集团的其他几大山水股东对天瑞的心存顾虑的解释。

 

天瑞是否要真正“掏空”山水,暂时还无法验证,但可以明确的是天瑞集团在成为山水第一大股东后,一直在寻找机会改组董事会,并罢免长期控制山水水泥的张才奎、张斌父子。这一举动自然遭到了张氏父子及另外两大股东中国建材和台湾亚洲水泥的强烈反对。张氏父子与天瑞集团双方斗法构成了2015年上半年一直到2016春节前的主打剧情:安永临时接管山水集团,清盘危机,山水债务违约,张氏父子被罢免后强行占据山水重要文件,前董事雇佣黑帮成员打砸新山水办公地点,高潮迭起,直到山东山水被新山水接管而落下帷幕。至此天瑞集团最终实现了山水集团董事会换血的目标。

 

山水水泥:成也张氏,败也张氏

 

山水水泥曾经是中国水泥行业曾经响当当的名字,如今也伤痕累累。在争夺战中落败的张才奎曾是堂堂的“国企好班长”,如何落入今日的地步?如果故事再往前讲,我们可以看到“宫斗戏”只是病症,而病根还要在更深层的地方去寻找。

 

山水水泥在90年代初还是一个长期亏损的老大难国企,正是在张才奎的精进改革下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01年山水水泥已实现利税过亿元。在2011年和2012年,山水水泥更是获得了利润23亿元、16亿元的辉煌记录。在这样的成绩背后,是张才奎符合当时时代要求的改革措施,才令这家公司在中国经济腾飞的助力下实现完美跨越。

 

然而正在山水集团迅速发展的过程中,两项重要的决定为今天的闹剧埋下了祸根。

 

资本游戏

 

2008年,在张才奎的带领下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山水水泥,在国企改制民企的浪潮中,由山水员工集资建立的山东山水和境外资本结合,构成山水集团在香港成功上市。山水职工股权由于香港法律的限制,尽数转交于张氏信托。

 

2009年4万亿信贷投放下的举国产能激进,山水水泥开始高速发展,资产规模由2008年的110亿元,达到目前的360亿元。可以说上市本身对企业的发展扩张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山水水泥的产业链不断延伸,公司前景一片大好。

 

然而一切没有这么简单。山水集团在资本市场上的运作除了服务于企业的正常发展,还不幸成为了张氏父子玩弄权术、实现个人利益的工具。

 

在山水员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张才奎将职工的股权信托形式改为“酌情性信托”,这令张才奎对员工股权拥有绝对的自行决定权,同时这也意味着员工无法得到山水集团的任何分红。有了“酌情性信托”铺垫,张才奎在2013年意图用员工分红回购山水职工及高管的股份。这时山水职工才明白他们被张氏父子的资本游戏耍了。这也正是山水职工维权,山水内部分裂的缘起。

 

张才奎在应对职工维权、老部下辞职的风波之际,在股市上低价定向增发山水股份,以期连横中国建材而加强对山水股权的控制。然而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在这过程中天瑞集团抓住机会在二级市场上狂购山水股份,一跃成为了山水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张氏父子机关算尽,结果把自己的心血奉上敌手。

 

张氏父子在资本市场上的小动作可以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没有双张利用信托方案猫腻收回股权,就不会发生高管分裂和职工维权,张氏父子也就不需要在股市上低价定向增发寻找外援,天瑞水泥也就无从在二级市场趁虚而入成为山水的第一大股东。而山水集团凭借其深厚的基础,说不定在未来的某一天会相反成为天瑞集团第一大股东。然而历史没有如果,张氏父子正是跳入了自己挖的陷阱。而在这场风波中元气大伤的是山水集团,利益最受损害的是一线辛勤付出的一个个普通的山水员工。

 

集权改革

 

张氏父子回购股权的动机,还可以倒推至山水集团改制私企,张氏父子不断贪婪集权改革而置于公司的发展前途不顾。山水集团在改制上市后,就渐渐成为了张才奎“一个人的王国”,其中张氏父子玩弄“酌情性信托”的把戏,山水员工极少得到股票分红,同时张才奎之子张斌上任后更是被赋予天价年薪。

 

在企业管理上,张氏父子更是最大化个人集权,在采购及工程建设项目中自行决定,不以项目质量和企业利益作为最终决定标准。个中的原由令人遐想联翩,这也是山水集团员工建立“山水集团反腐网”的重要原因之一。

 

或许正是由于在工程项目上的暗箱操作,山水集团在在环保上问题频发。在2014年,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新材分公司就以超标8倍的二氧化硫排放被济南市环保机构挂牌督办。今年1月,就在山水集团还深陷夺权风波时,山水水泥又由于未遵守冬季错峰生产停窑被山东环保厅点名批评。在网络上也时常能看到在山水水泥工厂周边的居民对其工厂污染状况的不满。在一些农村地区的农民甚至反映山水工厂的排污已影响到了农作物的生长。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山水水泥的年度二氧化碳排放量高达5787万吨,是全球污染最严重的企业之一。

 

生产项目暗箱操作,资本市场盲目扩张,股权猫腻引起高层和员工不满,内斗引发资金链紧张,这几个因素互为因果,一环套一环形成了恶性循环,令山水集团落入今日的囧境,也正为天瑞集团抄底山水水泥,并借机换血领导层提供了绝佳的时机。

 

中国水泥行业何去何从

 

如今辉煌的企业落入今天的乱局,追根究底还是因为管理方式的落后。在山水水泥的新闻中,最常曝光的是张氏父子封建粗放的管理方式,在“山水集团反腐网”上,维权员工更是披露了张氏父子的重金打造的佛堂。荒诞落后的管理方式与腐败共生,葬送了曾经的“国企好班长”张才奎的传奇。

 

在围观这场宫斗大戏的同时,我们需要看到在这场闹剧背后的反映出来更深远的问题。追究山水集团陷入困局的根本原因,是改革不彻底和管理方式老化。张才奎成于改革,抓住第一次国企改制的机会让老山水水泥起死回生,最终却讽刺地在跟不上时代的企业管理制度上败下阵来。

 

山水水泥的乱局暴露了水泥行业中落后的管理方式对公司发展产生的深远影响。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党的领导层坚定地将创新作为发展的第一驱动力。水泥行业作为供给侧的代表之一,尤其需要坚定地落实管理模式及生产模式的改革创新,落实“中国制造2025” 的行动计划。 在党中央发展绿色GDP的号召下,在中国环境污染到了不治不行的情况下,水泥行业作为重污染的行业将面对重大的考验。在这样的背景下水泥行业要敢于改革,实现管理方式现代化,生产方式绿色化,才能符合新的新的国际化和现代化的要求,才能保证在新发展模式下立于不败之地,在国内立稳脚跟并在世界上大展身手。

 

中国的创新型企业正在成为世界上的行业巨头。改革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词,尤其对于中国的水泥行业,在面对产能过剩的大环境下,要勇敢地让改革之风吹入行业中,改变以老山水水泥为代表的落后的生产管理模式,迎来中国制造的第二个春天。

 

山水水泥乱局的闹剧敲响了中国水泥行业改革的警钟,充分证明了落后的第二产业公司,在新时代的背景下已经到了改则兴、不改则亡的境地。

评论(2)
热度(3)

© 环保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