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我国金属产业该如何打造企业的“环境竞争力”

转  我国金属产业该如何打造企业的“环境竞争力” - zhangfeilong1982 - 环保客
(图片来自:http://www.sujie-shanghai.com/)


 近日,在月度例行宏观数据发布会上表示,近期印发的多个涉及到生态文明指标的考核,对生态环境质量等体现人民获得感的指标赋予很高的分值和权重,以保证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保持环境的青山绿水,防止污染的发生。

这无疑是一种导向: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不能忽视对环境的保护,不能再陷入先发展再治理的困境。 事实上,经济与人皆不能独立存在,环境是经济和人们存活的母体。在所有关于城市的发展指标中,环境是决定城市生活质量的真正“短板”。即便是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对环境的保护也可以促进产业的转型与塑型。


环境也是竞争力,在中国经济发展的现阶段,这应该成为一个新共识。此前,绿色GDP之所以未能成为真正的评价指标,原因并非在于统计方法之难,统计数据之繁杂,而在于人们的观念还未改变,制度的设计还未刚性化。现在,当生态文明考核指标已经超过GDP增长指标时,应强调制度的刚性及考核的严肃,在制度的顶层设计之下,培育环境竞争力的新常识,从而改变地方官员发展经济的旧思维,实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双向突破。

提升企业环境竞争力,助力企业成长


近年来,伴随着人们对于环境治理的日益重视,环境竞争力作为衡量环境与经济协调性的重要指标也逐渐入了人们的视线当中。环境竞争力是一个涉及经济、社会、环境的庞杂的综合性系统。所谓全球环境竞争力,就是指一个国家或区域在全球范围内环境对经济社会发展所体现出的承载力、协调力、执行力、影响力和贡献力。环境竞争力有五个构成要素,即生态环境竞争力、资源环境竞争力、环境管理竞争力、环境影响竞争力、环境协调竞争力,这五个要素通过经济、行政等多种手段,综合反映和影响一国的环境竞争力。


《全球环境竞争力报告(2015)》显示,2014年中国环境竞争力得分为48.3分,在全球133个国家中排在第85位,属于后半段。其中,资源环境竞争力15.5分,排位第84名;生态环境竞争力32.1分,排位第128名;环境承载竞争力66.8分,排位第91名;环境管理竞争力63.2分,排位第8名;环境协调竞争力63.8分,排位第95名。总体来说,我国环境竞争力的成绩不尽如人意,可以提升的空间很大,在前进的道路上仍需努力。然而,提升环境竞争力不仅是我国政府部门的职责,也不仅是每个个人的本份,各大产业(如制造业,金属产业等)更需一起携手,共同为我国环保事业更上一层楼。


报告分析,环境竞争力较低的国家基本上是发展中国家,这主要是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在经济社会发展基础、环境保护投入、环境有效治理、环境技术水平等各个方面存在巨大差异而造成的“鸿沟”。这正正反映了我国经济建设发展对环境造成了重要的负面影端,而环境竞争力在进一步跃升成为发达国家的道路上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在企业环境竞争力方面,著名的波特假说提到,适当的环境规制可以促使企业进行更多的创新活动,而这些创新将提高企业的生产力,从而抵消由环境保护带来的成本并且提升企业在市场上的盈利能力,提高产品质量,这样有可能使国内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同时,有可能提高产业生产率。因此,企业界应当注意对环境的影响,从长远角度来说,这将对提高企业本身的竞争力有着推进的作用。


在传统观念中,尤其是在那些受到管制的产业眼里,保护环境无疑提高了企业的生产成本。“达标”意味着投入额外的人力和财力,比如购买用来环境“达标”的设备,改进生产工艺,缴纳排污费等等。客观地说,这确实会直接导致企业成本上升。更何况,这些成本若是没有法律等特殊手段进行规制,对企业而言都是“额外”的,并成为雾霾等形式由全体公民承担。但我们绝不能以严重的雾霾来换取某些效益极低、污染较大的企业的“活”,这是不公平的。作为世界第一原料生产和出口国,中国不必一味牺牲环境去拼价格。另一方面,居民减少“污染消费”进而会增加“绿色消费”。如汽车、汽油价格上升或管制,居民会增加购买自行车、公共交通等,留下买汽车的钱会购买其他商品,同样会增加GDP。从微观层面来看,环境规制对经济的影响不能只看个别落后企业,更不能只看短期。


在最近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中,一共有15场关于全球变暖等环保议题的讨论。这也进一步说明全球商界领袖对环境、环保问题的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议上指出,“《巴黎协定》符合全球发展大方向,成果来之不易,应该共同坚守,不能轻言放弃。这是我们对子孙后代必须担负的责任!”总书记也曾在之前的演讲中强调: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因而,无论是各级政府还是企业,切不可将保护环境与经济增长对立起来,要重视生态环境这一生产力要素,以创新发展实现经济增长和保护环境的共赢。

政策驱动企业环保竞争力提升

在2015年,我国《环境保护法》落台实施,十三五规划中再三强调确保环境政策的可持续性,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和环保式生产。

在宁夏天元锰业,清洁生产被作为环境治理的重要举措,从清洁的原材料、清洁的生产技术、清洁的设计理念3个环节抓起,将清洁生产理念落到实处。首先是原料清洁化。按目前年产50万吨金属锰产品规模计算,每年可少排放锰渣275万吨,分别减少锰和氨氮排放量3万吨和1.5万吨。其次是工艺技术清洁化。天元锰业重点抓了还原、浸出、电解过程中的关键生产技术。采用高效还原技术。最后是设计原理清洁化。在制粉过程,实现了制粉和制液过程粉尘无排放。在电解车间出槽、漂洗等工序,采用自动化控制技术,在一套设备上全自动实现废水的“三次减量,二次循环”,实现工艺废水的全部回用。


天元锰业在环保方面已经累计投资超过19亿元,实施的节能创新项目60多项。经过不断探索,天元锰业已经形成了产业、资源和能源3条循环经济产业链。所谓产业循环,就是以电解锰生产为中心,其余工厂都是为电解锰提供配套服务。在资源循环方面,天元锰业已经实现了废水不外排,电解金属锰工业废水、厂区生活污水分别经过膜法处理后回用于生产中作为化合制液用水、循环冷却水;电解金属锰渣经无害化处理后和铬铁渣、石膏制酸渣等工业固废一并作为原料用于生产水泥;化合和电解过程中产生的废气经酸雾吸收塔回收处理后,有用成分回收利用,实现无害气体达标排放。

金属产业的两极现状

我国金属产业不应着重在短暂的经济利益,目光要放长远,具体操作表现为资源循环 (再生资源,废物利用,平台整合)与绿色生产的技术提升 (借鉴国外例子,技术合作)。而在目前,我国许多金属产业的民营企业为牟利而忽略绿色环保及生态平衡,同时也有企业已经一马当先,开展了环保技术升级及资源处理的措施。

德国环保、安全与能源技术研究所(UMSICHT)的一项研究表明,废钢回收产业在钢产业价值链中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研究认为,钢铁回收在未来循环经济发展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京津冀地区的钢铁产能占到我国总体的1/3,是该地区的重要支柱工业 。天津市于2015年10月启动实施了“天津市钢铁行业节能减排科技示范工程”,天丰钢铁等6个项目情况来看,工序能耗下降10-20%,工业废气减排约15-20%,其中,减排SO2 177.5吨,减排氮氧化物168.5吨;3家示范企业节约3417.1吨标煤,2家示范企业节约用电90万度;每年节能资金约3180万元,节省污染处理费用约670万元,整体来看,示范企业在全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依靠节能减排降低生产成本的方式提升企业竞争力,仍能做到盈利不亏。


2016年12月17日,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与西王集团有限公司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强强联合,携手进军废钢回收加工利用领域。据悉,双方将在山东滨州合资组建山东省最大的废钢回收加工企业,致力于在废钢资源回收、利用以及为废钢上下游企业环境服务方面提供全方位解决方案,建立满足环渤海废钢市场需求的废钢资源化回收和利用网络平台,形成在该领域集废钢资源回收利用、市场营销及线上线下平台服务于一体的现代化企业。同时,双方还将积极探索建立废钢行业流通标准,致力于使废钢成为标准产品进行流通,解决目前废钢无序、无标准的流通体系,充分利用中再生资源平台逐步使废钢产品标准化、产业化,引领国内废钢回收与利用。


2016年4月28日,因为一季度大气环境质量明显恶化,大气主要污染物浓度不降反升,长治市等5个城市的市领导被环保部约谈。据了解,长治市仅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一项指标就升高了81.5%。污染物浓度升高的背后是企业违法排污情况增多,环保部约谈过后的长治市对辖区违法排污企业立案查处,开出了约917万的罚单。随后,又有群众反映位于长治市黎城县的太行钢铁污染重重,黑烟频频上演,而当地环保部门对此却未能及时监督整改。


对于铝加工企业,一般会将铝灰直接废弃或以低廉价格外销。但是,铝灰作为危险固体废弃物,如若随意废弃,会对周边环境产生极大污染。国家近两年对此进行了严格监管,因此,如何有效利用铝灰、减少污染、提高利用率一直是众多企业的重点研究方向。


杭州秀澈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金属表面处理废水企业的清洁生产和节水改造、污水处理提升改造和运行服务的专业性环保科技企业。杭州秀澈环保科技在含磷废水、含重金属废水、酸洗废水等处理方面有独到的技术,解决目前这些废水处理成本高、达标不易稳定、危废产生量大等问题。为提高废物资源再利用,杭州秀澈有针对性的研制开发的XC新型铝表面污水处理技术、污泥减量化技术,及铝、磷污泥综合利用技术,通过采用新型药剂、新型处理设备和新型处理工艺,可真正实现废水处理稳定达标、危废大幅减量及铝、磷污泥资源化。该公司自主研发的技术工艺流程精密设计,整个处理过程可实时监测,药剂投放自动控制,控制参数稳定精准,污泥易脱水、总量少,易直接资源化回收利用。此外,该公司将对客户方的污水处理核心设备设施进行提升改造,采用全部或者局部托管方式进行运行。还可向客户提供节省漂洗用水的解决方案等方面的合作,产生更大的衍生效益。


另一方面,有违规企业顶风作案,居民苦不堪言。位于江西省上饶市德兴市境内的德兴铜矿是江西铜业这家上市公司旗下的核心资产。由于德兴铜矿区拍市场和电解铜厂常年排放的大量酸性废水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排入就近河流,其下游多个水系流域的污染和生态破坏也日益严重,其中,大坞河、乐安河及鄱阳湖沿岸居民无疑是承受危害最为明显的区域。

由于开采年限较长,且此前缺乏治理,德兴铜矿的废水废气排放已对当地的水质、土壤、空气造成了多项指标超标的交叉式污染。德兴市环保局一名工程师透露,从德兴铜矿区贯穿而过的大坞河的重金属含量明显超标,虽然近来年德兴铜矿为此投入了环保资金进行废水处理,但由于积重难返,对大坞河造成的污染已成为事实。而除此以外,大坞河下游地区的土壤铜含量也存在严重超标。研究资料显示,大坞河河水铜离子含量达到每升12到30毫克,泥地中高达每升500到900毫克,有关土壤中铜含量平均为每升186.5毫克,是土壤中铜正常值的10倍左右。


为佐证德兴铜矿对下游地区的污染事实,2010年德村村民曾自发集资将农田土壤送至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进行检测,检测报告最终显示,村民从泥澄洲、大洲、南村洲、港口洲、下坞洲和杨树洲取样的土壤样本中,铜、铅等重金属含量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有的甚至严重超标。近年来,江西省各级政府却对江西铜业屡次做出处罚,2011年,德兴铜矿由于废水违规排放则险些被停业整顿,随后在江西铜业的多方努力下才逃过一劫。

同样电解铝产业也遭遇过类似的例子。早在2014年11月就有媒体报道,在离新疆准东地区东方希望电厂和电解铝厂约50米的地方有一根根管道深入自然保护区里水池在排放着来历不名的灰白的水。围堰一侧,堆积如山的大量煤渣、煤粉及已凝结坚硬的石膏泥,覆盖了晾晒池中间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狐狸、成群的野鹿被倾倒渣土的大型运输车吓得惊慌失措。后来经查实,新疆环保厅则令其立即停止违规排放行为并与所在技术开发区在相关期限内制定出本区域环境综合整治方案。无独有偶,信发集团也曾于2013年因为排放阻燃地下水而遭到违规处理。近年来,电解铝产业在环保方面有所改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违规现象就销声匿迹了。


国家环保法规中,对于工业废水,工业废碴的处理和排放,有着明确的法律法规,同时,对于基层环保部门,对于辖区管理的责任和义务,更是有着清楚的界定。但遗憾的是,在全面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今天,我们部分工业企业,甚至一些重点企业,依旧是我行我素、肆意污染环境。这放映了违法成本需要提升,以防止企业从违反环保法中获利。有关部门实施更为强硬的手段,如直接命令其立即停产关厂,而不是单纯的让其交付罚款,会更有利于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尤其是环境竞争力。各个金属产业当务之急是要彻底了解到环境竞争力对自身的重要性,这是未来市场的趋势,换句话就是说如果企业不加强环境竞争力,在不久的将来终将被市场淘汰。


十八大以来到最近的达沃斯论坛,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生态文明、维护生态安全,构建绿色经济的讲话超过了60次,我国对于绿色发展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要清醒认识保护生态环境、治理环境污染的紧迫性和艰巨性,清醒认识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对人民群众、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和责任,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希望各地政府部门、工业企业,能够将此牢牢记在心,落实到具体的工作中,给人民群众一片真正的青山绿水, 也让我国在全球环境竞争力的排名中显著上升。

评论

© 环保客 | Powered by LOFTER